腾讯分分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绝品 【柳岸】两个人的王朝(小说)

作者裴善荣  阅读:17323  发表时间2018-12-02 10:04:04
摘要:1982年,马尔维纳斯群岛,英阿之战。


   一
   这次战役异常惨烈。几次拉锯式较量过后,矮个子兵再没有看到尚存的战友。他们这次是执行特殊任务,大部队正在与敌人鏖战,渐渐寡不敌众。据可靠消息,又有一股敌军前去增援。令他们像楔子一样远距离丛林奔袭,火速前进,牢牢钳制那股敌军,给大部队撤退争取时间。
   就在他们急行军途中,刚好与对面另一股劲敌狭路相逢。各种枪榴弹、肩扛式火箭炮、加农炮、迫击炮等在他们的阵地上遍地开花。轰隆隆的爆炸声震聋了他一只耳朵,浓烈的硝烟随着重叠冲天的火光,滚浪式地四溢开来。
   这是一次有准备、有计划的压倒性伏击战。对方显然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从炮火的密度可以判断,他们人员有限。因此,集束弹也派上了用场。但是,不得不佩服这支敌国陆战队,他们是有着精良作战协调性的训练有素的军队。那枪口发出来密集的子弹,虽然在炮火连天的轰鸣中,分贝极其微弱,但是从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他们,完全可以清晰地听出,这支部队的武器主配是HKump黑克勒冲锋枪和pM狙击步枪。它们的威力令人毛骨悚然,几百米之外,可以很轻松地击穿当今最先进的防弹背心。它的精准度,在三公里之外可以准确无误地击中一根竹竿。他们的掩体做得也无懈可击。无数次喀秋莎地毯式轮番轰炸过后,哑了一会儿嗓子的敌方阵营,又枪声大作以牙还牙,报复式的炸弹钢铁雨一样地倾泻而来。他们大队人马战斗匆忙,没有任何的掩体,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
   几番重创之后,领队的中尉腹部中弹,仰面朝天,裸露着白花花的肠子。他依然圆瞪着迸射出怒火的眼睛,死死地望向天空,任凭他怎么呼喊,没有任何的回音。眼前是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他们都残缺不全,惨不忍睹。
   这是强行登岛数月的战争,当他们在破釜沉舟登陆和这次突袭后立下铮铮誓言时,他知道,他的生命不再属于自己。
   矮个子兵愤怒到了极点。他经历大大小小的战役数十次,从未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他把仅剩的几发炮弹打完,用撬棍打开了谨慎使用的白磷弹,歇斯底里地怒吼着:“来吧!冤家对头们,咱们同归于尽!”矮个子兵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将弹头填进炮膛,就在他发出的瞬间,一发炮弹在他的近前炸开了花。那声浪翻江倒海一般,泥土伴着血腥的硝烟味道钻进他的鼻孔。他瞬间体会到被伴随而来的冲击波震得五脏俱碎,整个身躯抛出去好远,继而又被掀翻的泥土覆盖……
  
   二
   几只乌鸦在空中盘旋着,发出喋喋不休的哀鸣。他晃了晃发胀的脑袋,脑子里像有一只钢丸在滚动,它翻滚到哪儿,哪儿就撕裂地疼痛。他睁不开眼睛,抬起疼痛难忍的胳膊,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泥土,艰难地晃动着身体,喘了几口粗气,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才发现,擦拭过的衣袖上蘸的是血浆。他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很痛,的确,他没有死!没死证明他还是个活着的列兵。既然活着,就要继续完成上级交给他们的使命。他竭尽全力地爬着,翻找着通讯兵的位置。他先逐一寻找面部朝天的遗体,而后再翻开侧卧或趴在地上的尸体,终于在弹坑旁边被泥土半掩的地方找到了他。无线电通讯器械虽然在他身下压着,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但还是因为战斗的惨烈,已经七零八碎。他翻遍所有的地方,除了中尉身上还有一支完好无损的笔,再没有任何可提供他找到敌方指挥所方位等有价值的东西。
   这是一次以惨败而告终的战争,也是自战争爆发以来一次微不足道的余震。他不能把战友抛尸荒野,却又无可奈何。他失落地站起来,深深地行了个军礼,心里充斥着悲怆。转过身来,极目望去,荆棘载途的路至此似乎就到了尽头。他仰天长啸,拎起枪,漫无目的地向丛林深处走去。穿过一条崎岖不平,两旁长满槭树,中间杂草丛生的幽径,再往前走,除了高低不平的乱石,就是布满荆棘的灌木丛。每走上前一步,都是自己新开辟的脚印。闷热的空气潮湿得能喷出水来。他小心翼翼地走着,树叶上、草丛里,到处都是嗜血的蚂蟥。曾几次躬下身,用石块砸掉钻进裤管伏在大腿上吸吮他血液的各种寄生虫。那厚重的衣服已经湿透,紧紧地贴在身上,使他透不过一丝气来。他脱下衣服拧干,暂且仅穿着橄榄绿色的背心。走了一段路,想到军装是军魂,是无限的荣誉,又郑重其事地穿在身上。黑曼巴蛇、眼镜王蛇在树叉上以及低矮的树冠上吐着信子,还有的在他脚下穿来穿去。他又饥又饿,两眼冒着金星,手里攥着的FAL步枪像山一样重。他的意识告诉自己就这样走,至于走向何方,能走到哪里去,他自己心里没有谱,只知道,远离这里才是求生的唯一希望。越向前走,越难辨识前方参差不齐的究竟是灌木还是沟壑。就在他迟疑地探寻时,一脚踏空,连同枪支一起跌落到悬崖里。所幸,他被茂密的树丛搭救了。而枪支像离弦的箭迅速跌落下去,与石头连串撞击,清脆的响声在山涧里回荡。作为一个军人,是不能没有枪支的,他小心地从藤蔓上匍匐着攀爬下来,朝着枪跌落的地方奔去。
  
   三
   点射,三连射,五连射,连射,全部失灵,弹匣与枪体连接处凸了出来,撞针歪向一边。精准地说,这就是一个报废的东西。矮个子兵沮丧地坐在岩石上,他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倘若碰到突如其来的事情该怎么去面对!
   隐隐约约,他好像听到流水的声音,心里涌起莫名其妙的激动。有流水,就会有野果子充饥,就有活下去的希望。想到这儿,开始兴奋起来,像人们长时间在黑暗而令人窒息的隧道里跋涉,终于见到光明,有了喘息的机会一样,心情也轻松下来。磕掉几乎灌满鞋子的泥沙,顾不了脚腕处被荆棘划得鲜血淋漓的疼痛,向着叮咚悦耳的地方大踏步前进。
   是的,凭他历经数次野外求生的经验,他的判断没有错,的确是一条宽广的河流。如果他的猜测不出意外,滔滔不绝的河水一定蜿蜒万里,最后汇入亚马逊。几头体型硕大的河马悠闲地在河边踱着步子,它们的旁边,有几棵香蕉树,一盘盘金黄色的香蕉将粗大的树干压弯了腰。但他的食欲仅停滞在欲望上,因为在丛林的尽头,也就是在他的不远处,黑洞洞的枪口已瞄准了他。那是一个高个子兵,他非常壮硕,横肉满腮,脸谱黑得象炊事班里的班长拎到院子里铲灰的大黑锅。他咿咿呀呀不停喊话,黢黑的脸色与露出来白皙的牙齿对比鲜明。他浑身披着棕榈树的叶子,在如此茂密的丛林里这番精心伪装,是轻易不会让人觉察出来的。他的后方,一块高过头顶陡峭的岩石,上面爬着层层叠叠绿色攀缘类植物。
   真晦气,这家伙占尽先机!依靠天然屏障为掩体,攻守自如。而他又是暴露在他的枪口下,被动到了极点。对方想让自己挂掉,简单到只需弯曲一下食指,扣动一下扳机,自己就会在痛苦中应声倒下。极像一次次的博弈,摸在手里的总是一幅烂牌,第一局就注定输掉了。这又如出一辙,地地道道的一次不对称的战争。既然对方已经放马过来,自己也必须得接招,出于本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枪端在肩上,脑袋紧贴着枪体,穿过准星死死盯着那人的胸膛。当他小心翼翼准备扣动扳机的瞬间,才如梦初醒,手里端着的是一支没有任何用处的枪。第六感觉告诉他,必须这样虚张声势地端着,而且要像模像样,作出鱼死网破的样子。不然,就会死得很惨。
   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涔了出来,滴在他的眼睛上,眼帘外迷蒙一片,看不到那人的形状,成了一个红色的透明体。生死存亡之际,他必须观察到对方,摸清那家伙的底牌,他把眼睛伏在肩膀上,晃了一下脑袋,看清楚了。那高个子兵也是把头伏在枪上,黑洞洞的枪口毫无例外地指着自己的胸口。他在张牙舞爪地怪叫,说些什么,他听不清,但能领会他的意思,让自己把枪放下。真是天大的笑话,战场上,还有命令对手放下武器的?简直痴人说梦,放下武器不就是束手就擒吗?然后就是死翘翘!即使是一个报废的东西,一样能唬得他进退不得。投降的绝不是他,他告诫自己。不仅如此,还要活着出去,回到属于他的部队,告诉他们发生战争的大体位置。不然,战死的弟兄会成为荒魂野鬼,会死不瞑目。想到这儿,他把枪握得更紧了,
   他们对峙着,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一只雏鹰出现在他们互相的视线里,是他们枪口互相所指的地方。它停留在类似于芦苇状的高茎植物芭茅上,纤细的芭茅不能支撑自身的平衡,随风摇曳。幼小的鹰也羽翼未丰,对大自然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侵袭都充满恐惧,摇摆着羸弱的身躯,瑟瑟发抖。不一会儿,一只母鹰落在离他们不远处的草丛中,冥冥之中,它好像读懂了眼前的一切,惊恐地注视着。矮个子兵心里升腾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对新生降临和无辜的悲悯。他在想,倘使他的枪支能正常击发,也绝不会先开第一枪的,哪怕仅仅是把幼小的东西吓得扑棱翅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高个子兵后退了一步,用枪管摇晃了一下,示意他也这样做。矮个子兵也没得选择,特殊情况下,后退也是一种大智慧。他们就这样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对方,又各自慢慢地往后退,直到淡出对方的视线……
  
   四
   海面如皱,哗哗的潮水舒缓有致地涌动,撞击着岸边参差的岩石,碎沫四溅。一碧如洗的苍穹和夕阳把大海的尽头镶嵌上一道弧形的金海岸。沙鸥在天际间聚聚散散,上下翻飞。坦荡如砥的海滩软绵绵的,轻拂着咸咸的风。椰子树枝叶繁茂,筛下一地的浓荫,风光异常秀美。
   高个子兵戴着太阳帽,一副金丝边眼睛,很是斯文。他已经是他们国家的事务外交大臣,是国际联谊的形象大使。此次来访,带领着国家级的商界巨头和政坛要员,共商开辟经济纵深,撬动经济发展渠道的新脉搏,把两国之间友谊的纽带舞动起来。太阳伞下的矮个子兵,此时已经是私营企业主。他的业绩、他的成就已经在证券公司博得绩优股。现在,他不仅是总经理一职,用超常的智慧把自己的公司经营得红红火火,同时还兼并了数家大型跨国企业,飙升为集团董事会的首席执行官。他也代表着他们国家的商界精英与他们共讨大计,一起商榷合作事宜。会后,他们相约在这儿见面了。
   “当时你为什么不开枪?”矮个子兵单刀直入地问。 
   “你还记那只鹰吗?”高个子兵答非所问。
    高个子兵视线移开矮个子兵的脸,望向远方,若有所思,脸色变得深沉凝重起来。
   “如果我告诉你,当年你浑身是血,依然如巍巍山峦,屹立不倒,做到了誓死流尽最后一滴血,是你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坚毅折服了我,你信吗?如果我再告诉你,从那只雏鹰我领悟到除了战争与硝烟还有一种对生命的尊重,你信吗?”高个子兵盯着曾经的对手,认真地问。
   矮个子兵蓄满从未有过的肃穆和虔诚,肃然而立,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高个子兵告诉矮个子兵,他回去后,女朋友依然等着他,现在还有了儿子。矮个子兵说,他回来后也结婚了,不仅有了儿子,小女儿也已经会咿呀学语。 
   他们不知道当时的做法对与错,还是让历史去评定吧!他们约定,下一次的相约都带上家人。

共4157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小说。小说的两位主人公没有名字,只是用矮个子和高个子称呼。他们相遇在激烈的战场上。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双方短兵相见,双方的战友都牺牲了,他们周围都是战友的尸体,矮个子和高个子都杀红了眼,他们虎视眈眈,恨不得把对方吃了。就在此时,一个炸弹在高个子身边爆炸,可庆幸的是,他没有被炸死,他从尘土中挣扎着起来,又向死去的队友行了个军礼,迷茫走向前方。在饥饿交加中经过坎坷的路途,他逃到一处深林,和同样从战场上逃出来的矮个子相遇,双方一阵持枪对峙后,高个子突然选择了退却,他们各自慢慢地往后退,直到慢慢淡出对方的视线。许多年过去后,到了和平年代,高个子是国家的事务外交大臣,矮个子也成了商界精英,他们成了相遇在外交场合,各自道出了当年的后退的原因,说着自己的现状,感受着彼此的幸福生活,相约下次再见。小说通过一对士兵在战争年代的遭遇,描述出战争的残酷性和人们希望和平的美好愿望。小说场面描述生动细腻,人物动作栩栩如生,情节生动,故事感人,结局令人欣慰,引人共鸣!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2040005】【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911第0095号】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刘柳琴  2018-12-02 10:04:56

欣赏佳作,为佳作点赞!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2楼 文友:裴善荣  2018-12-02 12:45:38

谢谢编辑们的抬爱!谢谢编辑们工作一丝不苟的精神,把我的拙作分的段落更明细,较之,令我汗颜,以后,我也努力做到细分化,真心谢谢您们!

3楼 文友:金戈铁骑  2018-12-03 09:16:08

一直被残酷的战争里的矮个子揪着心,特别是与高个子的相遇,还好老师写出即圆满又合理的结局。为佳作点赞!

4楼 文友:裴善荣  2018-12-03 11:59:09

谢谢金戈铁骑老师的点评,遥祝冬安!

5楼 文友:梦中楼兰  2018-12-04 16:06:54

欣赏作者佳作!!仿佛在欣赏一部激战大片,情节揪人,引人入胜!大赞!

6楼 文友:裴善荣  2018-12-05 08:10:52

谢谢梦中楼兰老师的首肯,点评,敬茶!

7楼 文友:刘柳琴  2018-12-06 11:24:19

祝贺斩获精品,期待精彩继续!

8楼 文友:裴善荣  2018-12-10 15:13:47

谢谢刘柳琴编辑,我会努力!敬茶!

9楼 文友:想飞的企鹅  2019-09-05 16:51:10

老师是军人?怎么对武器这么熟悉?提心吊胆地看文章,心平气和地看人生。拜读佳作,为老师点赞。

回复9楼 文友::裴善荣  2019-09-08 21:26:40

想飞的企鹅老师,我不是军人,但是,我骨子里充斥着铮铮军魂。

10楼 文友:裴善荣  2019-09-09 14:44:26

我不是军人,想飞的企鹅老师,但是,我毅然铸就军人的魂魄。

共15条上一页1/2▼下一页
腾讯分分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