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丹枫】婆婆(小说)

作者尘如梦  阅读:1335  发表时间2019-08-19 19:21:51

在我快生产时,老公把一直住在农村的婆婆接了过来。
   “妈,这是电磁炉,插上电后,点一下这个开关,炒菜点炒菜的键子,高温点这个,低温点这个。妈,还有这是电力锅,用它可以煮饺子,上面有屉,还可以蒸包子,馒头……”
   听老公不厌其烦地在告诉婆婆如何使用这些电器,我心里不免有些烦。看人家楼上的婆婆,走路像风一样,天天打扮得和三十几岁的小媳妇似的,又干净又利索的,一看就是个勤快人。还有对门的婆婆也是,天天也是收拾得浑身上下溜光水滑的,商场超市一天一趟,回来时购物袋拎了两手都是,晚上还加入了广场舞的行列。可婆婆倒好,大字不识一竹筐,出门转向,东西南北分不清。连现代化的电器也使不明白。唉!要不是为了省几个钱,哪能把她接来,雇个月嫂多省心。
   越想越生气,索性下了床,关上了房门,不去听他们娘俩的絮叨。
   “妈,你这是在干啥?”
   婆婆来了几天了,终于学会了怎么上下楼用电梯卡,也能自己去附近的小市场买菜了。家里的电器也会用了,全自动洗衣机也弄明白了。
   这天,眼看预产期快到了,可肚子里的宝宝似乎还没有在最豪华的卧室里住够,一点反应没有,我想下楼多走走,对生产有好处。产检时医生也建议多走动,有利于顺产。
   当我推开楼道的门时,却看见了一个让人难堪的一幕:婆婆左手拎着两大丝兜的菜,右肩头扛着一梱用一条红尼龙绳缠梱在一起的纸箱纸板,右手上还拎着一个破编织袋,里面鼓鼓囊囊的应该是矿泉水瓶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花白的头发被风吹得乱蓬蓬的,活脱脱就是一个捡垃圾的拾荒人。
   我扫了一下周围,有不少的人都在向她这边看,有的在交头接耳。
   “我在路上看见有人把这些扔到了垃圾桶旁,白瞎了,就捡回来,我马上去收废品的地儿把它卖了。”
   婆婆累得满脸通红,眼神里充满了喜悦。
   “妈,咱家还没穷到让你去捡破烂的地步,你这不是丟你儿子的脸吗?”
   我的声音很高,几乎是在吼。
   “我,只是捡了别人扔掉的东西,没去偷,去摸,不丢人。”
   婆婆说完,轻轻把右手拎着的编织袋放在了楼道门口,又把背在身上的纸箱板也从身上卸了下来,然后拎着两丝兜菜,推开楼道的门,上了楼。
   我没想到,凡事都让着我的婆婆,今天居然反驳了我,而且说得理直气壮。
   “你回屋去吧!看天下雨,我去卖完这些东西就回来。”
   只几分钟,婆婆从楼道门里出来,弯腰拎起了那梱纸箱纸板扛在了肩上,拎起了那半编织袋矿泉水瓶子向小区门口走去。
   “今天生了一肚子的气。妈真是的,捡了一堆的破烂,能卖几个钱?真丟人。”
   晚上,我强挺着吃了口饭,便回身进了卧室,老公见我脸色有些不对,马上跟了过来。
   “就为这事?这有什么?妈是穷怕了,也是在农村住惯了,闲不住,看见这些能卖钱的东西就想捡。想想我念书那会儿,不就是靠爸前后屯子收破烂供出来的吗?唉!一晃爸走五年了。”
   说完这些,老公的眼圈红了。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这么多,只是觉得妈捡这些东西,让街坊邻居看见了不好,好像咱家穷得要靠妈去捡破烂来养活。"
   我真的没想到这些,只觉得婆婆这样做,丢了我和老公的脸。
   “好了,我一会告诉妈一声,不让她再捡了。”
   老公看了我一眼,站起了身。
   “别去了,她爱捡就捡吧!只要她愿意,我无所谓,想想这些东西她要不去捡拾,也会有别人去捡的。”
   我想,也许婆婆是见我不工作了,马上有宝宝了,家里的一切花销都要靠她儿子一个人挣了,她捡破烂也可以贴补一下家用。
   就这样,婆婆除了几天上一次早市买菜,做一日三餐,一天收拾一遍屋子,几天洗一次衣物外,真真正正成了一个满大街小巷到处捡拾废品的捡荒人,她每天都会起得很早,在上早市买菜之前,必须到各各楼道门旁,各各垃圾桶旁边走一遍,有时也会伸手在垃圾桶里把别人扔掉的矿泉水瓶子、破塑料凳子、网购用的小纸箱、宣传资料的纸甚至一块破塑料布,她都会把它装在她手里拎的编织袋子里。不过有一点,她每天捡的所有废品,都是当天卖掉的,决不会放到第二天。
   五天后,儿子顺利降生了,这下婆婆再没时间出去捡废品了,一天除了早起上早市买菜,为我做四顿饭,就是为宝宝洗换尿布,还要洗涮我经常脱换下来的衣物,老公的衣服,打扫卫生。她自己也是三天一洗头,一天一洗脚的,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两三天一洗。
   “妈,这回你捡不了东西了,心里不着急吗?”
   我看了一眼站在窗前向楼下张望的婆婆。
   “捡废品和孙子比,我知道谁重要!”
   婆婆转回了身,满眼的笑意。
   宝宝二十几天了,我自己可以下床洗宝宝的尿布了,可每当我要洗的时候,婆婆总是会把我推出卫生间。还会说:“坐月子可不是小事,万一落下个病根,一辈子都带着。有妈在,这些活不用你伸手。”
   我听了心里好感动。从记事起就没有看见过亲妈,一直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继母虽说对我也挺好,可和她的感情如隔着一层山。
   在我的左盼右盼中,宝宝终于满月了,满月这天婆婆包了芹菜牛肉馅饺子。起大早又剁馅又和面的,忙活了好几个小时。用她的话说,女人出月子是件好事,凡是好事都要吃顿饺子来庆贺。
   “妈,谢谢你照顾我和宝宝,这一个月你辛苦了!这裙子和鞋,你穿上试试,相应不?如果不合身,可以退换。”
   早饭后,让婆婆看了一会儿宝宝,我和老公去了趟商场,这天正好是礼拜。
   “买这干啥?我有衣服穿。我来这不就是照顾你和我孙子的吗?有孩子了,以后要节省点花销。”
   婆婆有些不情愿地伸手接过我递过来的衣物。
   这一个月里婆婆瘦了,少说也得瘦了五六斤。本来就不是十分强壮的身体,显得更单薄了。这些日子太累了。让她脸上原本有的那一点红色,也不见了。
   “妈!这是秀红孝敬你的,再节俭也不能和自己的老妈算计。”
   老公的眼神里分明在说,这老太太,你要再这样,以后保不准你儿媳妇儿再也不给你买东西了。
   “我穿惯了黑颜色的衣服,冷不丁的还真穿不惯这花里胡哨的。”
   婆婆看了一眼接到手里的裙子和装在鞋盒子里的那双半高跟皮鞋,转身回了她住的小房间。
   “秀红,妈和你商量个事呗?”
   满月后的第三天,吃过早饭。婆婆刷洗完碗筷,把厨房通擦了一遍,客厅和两个卧室的地也拖完了,连门口的脚踏垫和卫生间门口的垫子都冲洗得干干净净。宝宝的十几块尿布也统统洗好晾在了衣架上。整个房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
   “什么事?妈。”
   看着婆婆不知道啥时候又穿上了她那身黑色的几乎洗得发白了的衣裤,我有种预感。
   “你也出月子了,孩子也挺省事的,吃饱了就睡。我想,我除了做饭,上午收拾收拾房间,洗孩子晚上换下来的尿布。起早买菜,这一天下来有不少闲着的时候,我想……我想……”
   婆婆连着说了几个“我想”,可就是没说出来她想干啥。不过既使她不说,我也知道她想说啥。
   “妈,你是想去捡破烂对不?”
   我看着脸憋得通红,眼睛躲闪不定的婆婆,一语说出了她想要的。
   “嗯呢。”
   她只说了两个字,躲闪的眼神一亮,嘴角处略显一丝微笑。
   “妈,你愿意捡就去吧!让你呆着也呆不住。"
   话虽这么说,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抱怨。有你吃,有你喝的,你就消停照顾家多好,偏偏要弄得浑身上下脏了吧唧的,咋就那么认钱?每天买菜也不用你花一分。为了那几个钱,一天满大街走,值吗?
   心里再多的不高兴,我也要忍。我看得出来,如果我不答应她,瞧她那架势,可能立马会病倒的,那样的话,老公不但会着急上火,家里的活谁来干?唉!没办法,只好昧着心选择了同意。
   “秀红,今天妈捡了二十几斤的纸箱子,还有一纤维袋子矿泉水瓶子,这城里人真不会过日子,把这些能卖钱的东西扔了一大道。”
   “秀红,妈今天发了笔小财,看卖了二十五块六角钱。”
   “秀红,妈今天遇上老家的老王头了,他天天没啥事也捡破烂。一个月下来,有几百块钱的收入呢。”
   自从婆婆重新回到了她的工作岗位,话变多了,人也精神了不少,而且还胖了。
   有一天,我发现卖破烂回来的婆婆手里拎着个黑丝兜,里面装着板板正正的,似一个本子。
   进门后,和我打了声招呼,径直回了她的房间,只一小会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套干净的衣裤,悄悄进了卫生间,一阵水的哗哗声,出来时已换上了那身干净的衣裤,从头到脚焕然一新,手里端着的盆里放着她换下来的那套衣服。
   每天卖破烂回来的婆婆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头到脚把自己清洗一遍后,才会进我的房间看宝宝,做晚饭。
   “秀红,妈刚才花了一块钱买了个小本子,想买笔来的,忽然想起家里你记帐有支笔,就没买。我想记一下我天天卖破烂的收入。”
   吃饭时,婆婆抱着宝宝来到了餐桌前。每天,每顿饭都是我先吃,她会把我的饭菜盛好,整齐地摆放在餐桌上,如果煮了鸡蛋,她也会把鸡蛋一个个扒溜光放在碗里。
   “行。吃完饭我给你找笔。”
   我低头夹了口菜。心想,剩饭剩菜舍不得扔也就算了,一支笔也算计上了?精细得屁眼插不进去个头发丝。
   有几次我发现婆婆吃的饭菜和我的不一样,全是些剩饭剩菜,问她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吃新的。婆婆说:“饭闷少了。昨天剩的不吃了白瞎了。扔粮米不好,有罪。”
   日子在我的期盼和煎熬中一天天过去,婆婆和小区里的邻居们也都熟悉了,他们有的也认可了这个捡破烂的老太太,但凡有能回收卖钱的东西,他们不会丢进垃圾桶,会放在桶旁边,或告诉婆婆她家楼上有纸箱子让她去取。每当这个时候,婆婆会说上一堆千恩万谢的话,然后一溜烟地跟在那个人的后面去了她家。
   一晃宝宝四个月了,可以抱出去溜达了,有时我会抱宝宝到小区下的小亭子里站站,有时会绕小区转几圈。
   “妈,明天咱俩抱宝宝去市场走走,买点菜回来。”
   自从生宝宝到宝宝四个月,我几乎没怎么出屋。老公上班,有时礼拜天也要加班,自己出一趟门费劲,婆婆忙得有时连影都看不见。
   “行,那我明天就少捡一会儿东西。”
   婆婆高兴地答应了。
   “就是,天天捡,谁有那么多东西扔的,你也得让人家攒点。陪秀红多出去走走,让咱家宝宝见见世面。”
   老公接过了话茬。
   “这鱼能不能便宜点?五块五吧?”
   第二天,我和婆婆抱着宝宝去了市场。我想买条鱼。婆婆一直在和卖鱼的讨价还价。
   “不行,大妈,这都抹你一块了,少六块我就赔了。”
   鱼贩子有点不耐烦了,用不友好的眼神盯着婆婆。
   “妈,给,我这有钱,不用再讲了。”
   我一只手抱着宝宝,另一只手伸进了挎着的背包里。
   “不用,我这有钱。”
   婆婆没等我把钱掏出来,她已从贴身的裤兜里拿出来了一沓子小零钱,五块是最大的。
   “妈,不用你的,我这有。”
   我说完,递给了卖鱼的一张百元的大钞。
   “妈,你数数?咱再买点青菜。”
   我把找回来的钱,递给了婆婆。收拾好了的鱼也被婆婆接了过去。
   “少买点,这时候一天一个价。”
   婆婆数完了钱,想把钱递给我。
   “你拿着吧,留着买菜用。”
   “我兜里有钱,不用这钱。”
   婆婆说着把钱塞回了我的挎包里。
   每隔几天,我会给婆婆一百元的买菜钱,有时要买鱼、肉了,我会多给她一些。每天她买完菜,都会向我报帐,今天黄瓜花了五块钱,豆角花了七块钱,土豆花了四块等等,剩下多少多少。乍开始,我劝了她几回:“妈,你买啥花多少钱不用向我汇报,只要钱没花丢就行。钱花没了你知声。”可她就是不听,我也没办法,只好几天听她一次汇报。
   晚上婆婆做了一桌子菜,看着我和老公吃得津津有味的,她的脸上写满了开心。
   “妈,你为啥买青菜的时候,不讲价?”
   “农村人,卖点啥不容易,起早贪黑的,累。和卖鱼的不一样。”
   婆婆态度十分认真。
   “噢!怪不得你买鱼时几毛钱也讲呢。那你咋知道卖菜的不是小贩?”
   我在盘子里的那半条鱼上夹了一口,那半条我给婆婆留在另一块盘子里了。
   “看菜堆和秤,菜堆小,用盘秤的。肯定不是小贩。”
   婆婆说得胸有成竹。
   “咱妈现在是菜市场上的侦探。什么人一眼都会看明白了,哈哈……”
   老公说完,笑了几声,把一块挑没了刺的鱼,放进了我的碗里。
   随着宝宝渐渐长大,我基本上能有时间做饭、收拾屋子了。宝宝晚上可以用纸尿裤了,白天看好了,尿也可以用一个他固定的小尿盆接了,虽然偶尔接不到,毕竟尿布洗的少了些。原本是婆婆干的家务活,让我分担了一少半。这样她又能腾出不少时间,可以去更远的地方捡废品了。

共6652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作者以儿媳秀红的视角讲述了婆婆的故事。儿媳秀红从小没了娘,与继母的关系也一直比较疏远,婚后怀孕临产前,老公将生活在农村的母亲接来了,因为夫妻俩工薪阶层,请不起保姆。本来秀红担心和婆婆不好相处,老公就安慰她说,母亲如何如何为人善良,秀红想想公公不在了,婆婆就老公这么一个儿子,为婆婆养老是迟早的事,就同意接婆婆来家了。婆婆来后,不仅很快学会了使用电器,去超市买菜,每天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有了空闲还上街检破烂卖钱。开始儿媳秀红还担心婆婆的行为给老公丢脸,想不到老公很支持母亲去捡废品卖。后来儿媳秀红看到,婆婆和小区的邻居关系非常和谐,很多人都主动将家里可利用废品送给婆婆。后来,小区里一位女的得了乳腺癌,急需用钱,家里十分困难,小区里设置了一个募捐箱,想不到婆婆竟然将她卖废品赚的六百多元钱连装钱的布袋子都投到了募捐箱里,患病女人的老公登门感恩,婆婆的形象一下子在儿媳秀红眼里高大起来。小说结构严谨,语言自然流畅,细节真实可信,婆婆勤谨朴实,精明能干,为人善良和蔼,让从小缺少母爱的儿媳享受到温馨的母爱!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8-19 19:22:42

小说结构严谨,语言自然流畅,细节真实可信,婆婆勤谨朴实,精明能干,为人善良和蔼,让从小缺少母爱的儿媳享受到温馨的母爱!期待精彩继续!

2楼 文友:陆屿璠  2019-08-19 21:51:52

这样的婆婆多一些,婆媳大战会少一些。有爱心的一个老人家呼之欲出,祝这样的好人一生平安!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腾讯分分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