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八一】人生几何(小说·家园)

作者木一爻  阅读:1834  发表时间2019-09-09 13:05:26


   才一个月没上“杨芬”发廊,没有服务小姐用戴了乳胶手套的手在自己的头发上一层层涂抹滑腻的焗油膏,然后半躺在镀铬椅上一边胡乱思想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人和事;一边享受焗油机散发出来的那种沁入每个发根深处的抚慰,焗油有时是茉莉花香,有时是熏衣草香。
   那样芬芳的时刻,已调成静音的手机,常有嗡鸣的震动声传来,孙无双一概装聋作哑。能忙里偷闲,在杨芬发廊消磨个把小时,曾经是孙无双最为舒心的生命历程。倘若没有那样的放松,孙无双一头还算茂密的头发早变得又僵又硬,鬓边灰蒙蒙两片成散乱状,加之常常夜半失眠,“北极星”的落地钟沉闷地敲过五下,才朦胧入梦。早上起来,他脸色黯然得不见一丝光泽。
   整个人看上去何止风霜几重。
   唉,岁月不饶人了。
   孙无双对着镜子中那个慢慢腾腾系着衬衫纽扣的人影在心里长叹。妻子蕙心一大早起床去厨房煮白米粥,煎鸡蛋。听声音已煎好四只。连烘烤香辣土豆片的余香都飘出来了,尚没喊孙无双用餐。
   孙无双有条不紊洗漱完毕,迟迟没有享用早餐。为了妻子谋划着要招商,开家小食品店,孙无双极力反对。妻子赌气把他们的儿子小宝送回了娘家,三天不和孙无双搭话,以示抗议。孙无双不是家长意气,是考虑儿子还小,才满五岁。调皮的儿子常常不是踢球把邻居的玻璃砸了,就是往人家菜窖里撒尿。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一次是儿子在厨房点燃了扫把,隔窗扔到楼下,差点儿甩到一个沿街叫卖江米炸糕的小贩身上。这么一个眨眼间转出一百个鬼主意来的儿子,时时需要他的父母准备两付面孔,对着儿子示威,背过儿子和人家赔笑脸。
   妻子蕙心怎么能把心思转移别处?
   年轻的妻子可能是受不了下岗在家的闷,想出去透透气。有人把老夫娶少妻称为“艳福”,孙无双比妻子大了十四岁,应该算老夫了。夫妻夜话,孙无双常是不战而退。他不承认自己的衰竭,是妻子太女人了。妻子蕙心骨骼圆润,丰乳肥臀,腰肢纤细柔软且弹性很好。在她娇美的肉体面前,孙无双一味想强调自己的男子汉十足,反倒显得强弩之末。
   妻子从来没表示出计较。孙无双心里却过意不去。如果自己还在“飞达”传媒公司呼风唤雨,妻即便心怀不满,顶多也就恼着脸使使小性子,断然不会这般拉开了冷的持久战。这段日子,孙无双自己心情欠佳,也就顾不上别人的冷暖。
   孙无双从部队转业回故乡北城,正遇上“飞达”招聘职业经理,孙无双一马当先,上任之初,公司只有十名员工。八名历经沧桑,言谈举止慎微小心;另两名有点朝气的,一个是办公室主任牟勇。牟勇戴付黑框、厚度很可以的近视镜。中分的寸发向后梳理,可能是抹了发乳之类有点湿漉漉的清香。他一露面就堆出满脸敬意,孙无双接受了。陌生的男人在对面伊始,总是彼此估量对方的实力,这实力包括金钱、地位,气度等方面的。如果觉得对方远远差了自己一截,警戒的弦就松驰了。另一个是设计员许丽颖。许丽颖不惊艳,眉眉眼眼很有灵气且直觉很好。某回,一个和孙无双是铁哥们的战友来公司找他。哥们前脚一走,许丽颖就指着他的脊梁说:孙总,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这哥们太阴。
   果真,有讨债的纷纷找上门。孙无双才知道削瘦、眼窝深陷说话结巴,看上去有点窝囊的战友,竟恶劣到以他的名义四处借了钱,去“红蜻蜒”泡妞,被公安抓了。这是后话。
   孙无双从飞达面孔各异的十名员工那里断断续续了解到:近一年来,飞达只赔不挣,它的上级公司早改辄转行了。一段时间来,飞达就象没娘的孩子,能不能茁壮成长,就看它有没有志气有没有骨气了。
   孙无双有骨气。小的时候,他娘逢人就说:俺孩儿身上,每根骨头都是硬的,只折不弯。几间砖砌办公房屋,水泥抹的墙根全裂了,有几处竟还生出长长的茅草来。屋子里的角角旮旮满是灰尘和蜘蛛网。面对这样的破败,孙无双非但没有灰心,反倒像回到了久别的故地,尽心尽力忙着去整理它的荒芜。设计员许丽颖很欣赏孙总身上那种从内心逼出来的热忱、谦逊。许丽颖常常在心里把阳光般温暖而又有点捉摸不透的老总和中学教师的丈夫作比较。结论是:两人都算儒派,孙无双却有着更多一层不动声色的力度。正牌大学传媒系毕业的高材生许丽颖分析新形势下的传媒业,从如何创意,如何开发新产品,如何引导消费提了不少建议。悟性很高的孙无双依样画葫芦,画的过程把葫芦身上那些坑坑疤疤都填补得美奂美仑。内里当然不是空的,塞满了孙无双妙笔生花的治企方略。要义是:求实求新,用户至上。有一个开“一件时装店”的女老板,37岁了,尚没成家。扁平的身板,脸上血色素过多,偏又爱穿红底碎花、滚了红边的西式上衣,看上去热情有余,温柔不足。她快人快语,别人一句话没完,她便能敏捷出一套接一套的理论来,理论一向是拒人千里的,许丽颖婉转地提醒她。
   女老板顿悟地频频点着头,望着许丽颖的目光中满是信任。说不清缘由,对着这位“腰缠万贯”的女老板,许丽颖惺惺相惜,恻隐之心大发。她不顾孙无双善意而略为不屑的神态,硬是泡在公司里,三天两夜不合眼,为女老板创意出一系列“以柔克刚”的促销策略。
   结果,不仅推销了大量的服装,连人也推销出去了。女老板出嫁之日别出心裁地给“飞达”送来一幅两米宽、八米长的苏绣。花团锦簇中有“飞达腾飞”的字样。就这样,飞达以它的诚心、谦逊、不亢不卑,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回头客。没到两年,“飞达”盖起了摩天大楼。积累了数百万的家当,购了五辆商务用车,还花了不到二十万元买来一辆看上去崭新起动时声音稍有点刺耳的二手黑色奥迪车。购车是牟勇自告奋勇托的关系。牟勇的表哥在省里某部,分管后勤。
   员工们都说天大的便宜。
   许丽颖却有不同意见。
   许丽颖说,我这人从来不是挑拨离间的。所以,我一直忍着没说。咱们公司,我最瞧不上的人便是牟勇。你无意中一句话,他能琢磨半天。和这种人打交道,时时提个心眼,太累。说这话时,只有孙无双一人在场。
   那时,两人已有了许多心有灵犀的感应,并且一直在感应的边界上徘徊。当暮年的孙无双拥着系了花蝶结、动辄撮起小嘴指这要那的孙女儿,在自家的阳台上数星星的时候,一颗流星悄然划过。他联想到“地上一个人,天上有颗星”的民间传说,孙无双回想他生命中出现过的女人,寥若晨星。算得上深交的也就那么二三个。那些曾经深入到不分彼此的,那会儿也只恍惚得剩下一枚或隐或现的笑容,或是某次共餐时某个优雅的身影。
   ……远了,都远了。思绪移到叫许丽颖的女人身上,她说话时的一颦一笑甚至每个字词的用法都恍无昨日。连手指都没碰过的许丽颖在他心中占了什么样的位置,孙无双说不清。但年轻时的感应也就在那个霎那,延续为天长地久。
   想当年,“飞达”面目一新。职员们蹲在喷香、微微凉意的便池上,望着浅棕色的吸顶灯,遥想灿烂前景。孙无双的结发妻子,一个温顺温良的少妇,却在孙无双陪一个客户回家晚了的夜色苍茫中,因了腹中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儿,急煎煎地要来到这个复杂繁纷活上今生来世,都不知所云的世界上,蹬破了他(她)脆弱的子宫。床上、地上、提花毛毯的缝隙中,全是血。一个人身体里哪来那么多的血,一个流了那么多血的女人,如何能够活下来?
   孙无双晕了。天旋地转中,傻了一般的瞧着闻讯聚起来的亲戚朋友七手八脚、七层八叠帮妻子穿冥界的衣服。娇红的、艳绿的、都是妻子生前厌烦的颜色。妻呵妻,戴上结婚戒指——一个祖传的、刻了兰花草图案的银饰时,你说咱们要生生世世相辅相成。你属蛇,我属免,相书上最佳的搭配。你跟我吃尽了苦,受尽了累,日子刚刚有了好转,你怀了孕喜上加喜,我们掐着指头,盼生个和你一样,如花似玉的女儿呢,你怎么就走了。孙无双揪着自己的头发。一撮、一撮、又一撮头发落在凝固的血迹上,固定成孙无双生命中最为凄惨的画面。那段时间,好像全世界的人都体谅到了孙无双的失妻之痛,表示关怀的电话络绎不绝。熟悉、不太熟悉的朋友们纷纷上门,热心地给他介绍组建家庭的另一位。有出生名门娴慧端淑,当然容貌欠佳的大龄女青年;有叱咤风云、自以为是的女强人;有婚姻受挫,决心再振旗鼓的寡脸小妇人。孙无双一一谢绝了。他有点惊异的发现,周围竞有那么多不显山、不露水的女子,希望通过抓牢一个男人而到达幸福的彼岸。可惜孙无双不再有心思进入任何关于言情的故事中去了。他玩了命似地工作,“飞达”的细微末节他都要事必躬亲都要煞费苦心。他脑袋里添得满满的,一天下来,骨头都快散了。可伴随着夜幕降临,一种混合着寂寥、无聊、无望的情绪骤然而来,又久久萦绕不去,能够邂遇千娇百媚的杨芬,孙无双认为是命中注定,一切预料之外的惊喜或苦恼,孙无双都把它们归结为命定。本来,名叫杨芬的年轻女子为她开业不久的发廊预约飞达传媒做系列宣传。“飞达”具体业务孙无双并不经手,他和杨芬也就一、两次的交道,碰面就成为过去了。缘起是因为杨芬太不一般。杨芬柔软、飘逸的灰衣灰裙,清清雅雅。脸上不施脂粉,妆淡淡,举手投足韵味十足,行走转身时飘出一股说不出来的魅力。见面之下孙无双故做眼珠子直了的幽默神态,盯着她说,这就叫“风情万种”。
   杨芬浅浅一笑,飘开一脸红晕。
   孙无双接过她无意间飘来的眼波,怦然心动。多数自信的男人一旦真的动心,接下来便是千方百计。好在有两厢情愿作底衬,不需要多少周折,两人就陷入了一场貌似如胶似漆的男欢女爱中去了。张扬了数次,终于达不到高峰,孙无双有点气馁。他把客户送的皮带、手包、蜡染丝巾、磁疗健身器等,一古脑儿送给杨芬,作为精力不济的补偿。杨芬极大欢喜,多数女人都是“睹物思情”的。男人一腔真情待她,她不放心,非要有类似信物的东西,才安心。从这个角度上来,天下女人都是爱财的,孙无双想。
   两人明明暗暗、断断续续、缠缠绵绵了好些日子。直到杨芬的老公,一个靠给人修修补补清淡度日的裱糊匠,多年以前,因为杨芬的一桩风流韵事一气之下远走他乡。前不久,租居的民房遭了大火,他慌不择路,捂着半边烧伤的脸,低首敛眉回到杨芬的裙下。
   孙无双不常去,可偶尔碰上半边脸疤痕吓人的杨芬老公,还是心存内疚,他并不是嫌弃,但觉恶心得吞了毛虫似的。再不济,也不能和这样一个男人争女人了,孙无双忍痛割爱,终是有些郁郁。
   机灵的许丽颖不知怎么揣摸出他们老总的情场失意。在一个周末午休起来,许丽颖要通了孙无双的电话,稍一寒暄转入了正题。许丽颖劝,婚姻是紧张人生的调节缓冲,象老总这般有点身份有点地位的,不成个家,麻烦会很多。
   成家哪有那么容易。孙无双半调侃半是认真。许丽颖听他没有异议,就以一个人一生只喜欢一种类型的作为标准,把自已小学时的同学蕙心介绍给孙无双。蕙心那时还在百货商场站柜台。弯弯眉,弯弯眼,骨骼纤秀,细皮嫩肉,笑意微微,笑口常开,一看就是那种随遇而安、绝少野心的女人。
   蕙心恋过几次爱,就是找不到感觉,和对方谈深了就烦。认识了孙无双未曾开口,只是从他的神情中就觉出了他是自己中意的那个。这是洞房红烛燃尽,黑暗了好长时间后,蕙心悄声细语告诉孙无双的。蕙心还说,参加许丽颖的婚礼时,“飞达”的牟勇又是递糖,又是嘘寒问暖,对她很有点意思。约过几次,她难以接受牟勇一目了然的功利。
   这事就不了了之。
   当时,孙无双听了并不以为然。一个人的成功要靠天时、地利,没有这方方面面的相辅相成,空用多少功也得不到利的回报。说白了就是:一个人只能决定自己努力的方向,至于努力的结果,那完完全全是天意。这番心思没有和蕙心讲。在孙无双心中,蕙心是个时时需要关照的小女人。他不想让那些复杂的思想扰乱了她的纯净。
   夫妻俩做梦也没想到,在他们做着鸳鸯梦的同时,“飞达”公司办公室主任牟勇正备了厚礼(脸),搅动三寸不烂之舌,在杨芬发廊,启发杨芬提供被孙无双诱骗有夫之妇的证据。比如:送手饰、时装之类的。
   杨芬不是一般女子。杨芬慢条斯理地玩捏着自制的桃木发夹,不冷不热地给不阴不阳的牟勇碰了一鼻子灰。
   牟勇牙根痒痒地望着杨芬忽而媚笑,忽而矜持的面孔,恨不能扑上去,撕碎杨芬如花似玉的脸,扭断她的纤腰也行。牟勇三十岁不成婚,变得行为古怪,常常用仇恨的目光对着这个世界的人和事。
   杨芬发觉丁牟勇的恼羞成怒,喊丈夫放卷闸门,并以要休息下了逐客令。
   牟勇不甘心这般败走麦城,独自徘徊在暗夜中,一个恶毒的念头在心中扎根,抽芽,并迅速蓬勃成枝叶茂盛。此为后话。
   因了那场血的颤粟,血的惊恐,孙无双原想缓点再考虑孩子的事。蕙心怕用避孕药过敏、又怕年龄大了难产,两人新婚不足一年她便有孕在身了。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孙无双就把蕙心送到城里一家最具信誉的医院并请了专人护理,蕙心顺产。破水不到一刻钟,儿子就离开娘胎。孙无双的儿子一生下来,就会冲人笑,一个月就能清晰的喊“爸、爸、爸”。孙无双脸上一向柔和的线条更柔和、更温暖了。简直是“看别人都是菩萨,唯自己是个俗人”。这句经,还是他在部队时常听面容苍白的卫生员吟诵而默记心间的。

共7562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小说描写了孙无双事业、家庭上所遇到的麻烦和品尝到的甜蜜。妻子蕙心一心想开家小食品店,而孙无双觉得不妥,五岁的儿子时不时地搞一些破坏,正需要人来管理和教育。年轻的妻子表示抗议,几天没理孙无双。而此时的孙无双在事业上也是麻烦不断,曾经从部队回到地方,将“飞达”公司从濒临倒闭的状态下起死回生,而结果却鸡飞蛋打,领导让牟勇升了职。孙无双思考再三,经过一番考察,决定与妻子一起在北城开一家健身馆,于是北城首家健身美容中心应运而生。顾客盈门,络绎不绝。小说以孙无双与妻子蕙心为主线,描写了老夫少妻间需要磨合与信任和夫妻间恩爱的故事。其次以孙无双的感情线为副线,从单位同事许丽颖的善良能干到牟勇的自私心胸狭窄,从发廊老板娘杨芬的善解人意到同情半边脸疤痕吓人的杨芬老公。作者一步步地深入剖解着人性与解密人生的意义。小说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也向读者呈现了人性中美的一部分,使孙无双这个人物充分饱满起来,栩栩如生。小说语言精美,构思巧妙,布局合理,笔法灵动。好作品,推荐共赏,感谢赐稿八一社团,期待更多佳作。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编辑:黄金珊瑚】【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910000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09-09 13:08:19

编辑木一爻老师的小说,是一种美的享受。小说人物刻画功夫真深刻呀,形象到位。将孙无双写活了,就是眼前人或是身边的人。很有现实意义。欣赏学习了。
   感谢老师分享,创作辛苦了。问候老师下午好,遥祝秋祺。

2楼 文友:闲妹  2019-09-09 18:45:41

老师的作品总是精彩纷呈,让人意犹未尽,好小说,为你点个大大的赞。

3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9-09-11 10:25:46

令人慨叹不已的故事,活灵活现的人物,曲折动人的情节,这都是我学习的内容,向您学习了。

4楼 文友:伙苗  2019-09-16 07:43:07

真可谓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好小说,欣赏。
   问好老师。

共4条上一页1/1▼下一页
腾讯分分彩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